【校史撷萃】蒋滨:郭沫若同志题写《北京商学院》校牌的经过

日期:2013-11-12 出处: 档案馆 作者: 蒋滨 编辑 杨蓉 审校 张晓磊

      

蒋滨,男,曾在北京商学院图书馆工作,后调离。本文是他在1978年回忆1963年请郭沫若同志题写《北京商学院》、《中央商业干部学校》校牌的经过。当时北京商学院与中央商业干部学校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上旬,组织上通知我,让我去人民大会堂报到,为即将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届第一次会议搞资料工作。具体任务是担任四川省人大代表组的秘书。我对组织的决定不仅愉快地接受了并且是欢欣鼓舞的。我在人大二届三次会议期间就担任过四川省代表组的秘书,曾幸福地见到了毛主席,周总理和朱委员长。

四川省人大代表组,是代表最多的一个组,代表中首长多,社会名流多,郭沫若同志就在这个组内。郭老不仅是位知识渊博,通古达今享有国际盛名的学者,而且是一位驰名中外的书法家。请他老人家给我的两个学校,写个校牌该多好啊!我把自己的想法向领导作了汇报。领导满怀欣喜地说:“好啊,好极了。”并说应以两个学校的名义给郭老写封信,见面时当面呈交,由我草拟给郭老的信!我真是吃惊非小,一封短短的信竟足足写了两个小时。经领导审查同意又请写字工整的同志誊抄,我又领取湖笔一杆,品香墨汁一瓶和一卷纸,物质准备可以说是充分的。精神方面的准备与其说是准备不如说是顾虑更为确切些。我知道郭老在整个会议过程中是十分忙碌的,拿他老人家话说:“向大家学习”。我突然地请他写校牌,他老人家毫无思想准备,是否有失尊敬?郭老为学校写校牌尚不多见,同时我们两个学校又不是名校,是否应求……考虑之多简直成了思想负担。要有信心嘛!我安慰自己说,说不定见到郭老一切都很顺利哩。

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先把政府工作报告发给代表阅读提出修改意见,然后再请周总理作报告。这样,各小组都在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九日下午召开了会议,传达毛主席的这一重要指示和发放政府工作报告。这次小组会包括点名在内只进行了一小时。可是,这一小时内我的心情总局促不安的;我很快就要与郭老说话了,怎么说呢?第一句话是关键性的一步,这一步走不好,就完不成请郭老写校牌的任务。

会议结束,各位代表互相热情问好之后便渐渐地离去,最后宽阔的会议室只有郭老、吴(玉章)老在亲切交谈,当二老谈罢起身欲走的当儿,我赶忙迎上前去:“请郭老留步”。

“叫我?”郭老耳上戴着助听器,我急促地从提包内取出面呈郭老的信交给他老人家。

“中央商业干部学校、北京商学院……写校牌”,郭老默默地念着,说了声:“好!”又摸摸自己上衣插袋,向我摇摇手,我明白郭老的意思后立即从提包里拿出笔、墨汁和纸。

“好!”郭老绕有兴趣地说,“矛盾都解决了,现在开始工作。”并用慈祥、爱抚的目光注视着我,亲切地问我:“有三十岁了吗?”

“三十三啦!”我多么想与郭老攀谈而多受教诲啊!可是怕过多的耽误他老人家的宝贵时间,所以我迅速地揭开墨汁并盖又把一卷纸在郭老面前展开。

吴老也善书法,坐下来看郭老悬臂挥书。

郭老先写“北京商学院”这块校牌。但是很奇怪,他老人家写了两个“北”字,这是为什么呢?是不是由于毛笔是新的,纸用不顺手呢?

“你看,这两个‘北’字用哪个?”郭老笔指两个“北”字要我定取舍。

啊!我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可是面前放着的确是事实啊!多么谦虚平易近人的郭老啊,我被感动得流着眼泪说:“请郭老裁决!”

“好!”郭老用笔圈划去第一个“北”。

郭老很快地写完了两块校牌,字迹雄劲有力,吴老连连喝彩:“好,好,好!”

郭老谦虚的摆手,我诚挚地代表两个学校向郭老表示衷心的感谢。

“不用谢,”郭老再次与我紧紧握手便与吴老一起离开会场。

当天晚上,我把郭老的墨宝送回单位,两个学校的师生员工无不欢欣鼓舞,纷纷表示以努力搞好教学的实际行动报答郭老对我们的深情关切。 

十五年过去了,郭老写的校牌依然如故,字迹雄劲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