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读书十条“真经”

日期:2013-09-17 出处: 《中国档案报》 档案大厦 2007年8月10日 作者: 王永洲

古今名人大多善于读书,读书讲究方法是他们成就大业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本”经

著名哲学家冯友兰提出:“根据自己的专业选定一些需要精读的书,要一本一本的读,在同一时间内只能读一本书,一本书读完了才能读第二本书。”历史学家郑天挺指出:“精读一本最好的书,要一个字,一个词,一个人,一处地,一件事,都要能清楚,从头到尾,反复对照。”宋人黄山谷早就一语道破了“读破一本书”的精妙之处:“泛(览)百书,不如精读与一也。”

“二分”经

清末学者梁启超把每天读的书分为精读与泛读两大类。精读即细读,能懂能通;泛读,即浏览,积累广博的知识。这样一定会厚积薄发,学有硕果。也有学者从内容上把书籍分为良、莠两大类,择“良”者而读之。

“三遍”经

数学家苏步青,作家茅盾等都认为读一本书不少与三遍:第一遍通读,可以囫囵吞枣;第二遍,细嚼,即精读,吟味,步步深入;第三遍,消化,即深究,直至融会贯通。除此之外,名人读书还有“三到”和“三步”经:宋代理学家朱熹和现代作家鲁迅提出读书要“口到,眼到和心到”;大科学家爱因斯坦采用“总,分,和”三步分读法。

“四多”经

伟人毛泽东读书有“四多”的方法和习惯,即读得多、写得多、问得多和想得多。

“五之”经

作家姚雪垠强调读书必须“善于思考,明辨是非,知所是从”,要做到“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卒行之(《礼记·中庸》)”。

“六使”经

英国著名的唯物主义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主张读各方面的书:“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智慧,读数学使人精密,读哲学使人深刻,读道德使人高尚,读逻辑修辞使人善辩,总之,知识能塑造人的性格。”

“七录”经

明代文学家张甫每读一篇佳作,必抄录之,录完,默读一遍,便烧掉;再抄,再默读。如此反复七次,会永记不忘。其书房命名为“七录斋”的含义即在于此。

“八面”经

北宋文学家苏东坡提出“八面受敌”的读书方法,即在读一本书的时候,对全书的内容分别从多个方面认真搞懂,能经受住方方面面的辩难和提问,也就是能达到迎敌于八方的境界。

“九审”经

文学家陈中凡研读古书主张“审谛九事”:辨别真伪,识其途径,明白古训,分辨章句,考证故实,通晓条理,知其家法,察其史实,知其流别。

“十行”经

教育家段力佩指出:“书海茫茫,人生有限”,“我主张一目十行的办法,浏览各种书籍报刊。”早在宋代刘克庄就有诗云:“五更三点结漏,一目十行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