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重视档案利用与管理

日期:2015-12-28 出处: 《兰台世界》,2000年第7期 作者: 李喜林

 

 曹操155 -220,字孟德,小名阿瞒,东汉末垂相,封魏公后进爵魏王,加九锡三国时魏国的奠基者,次子曹丕称帝后,追尊魏武帝。他是当时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诗人。他一生颇多建树,颇多争议,贬褒不一,众说纷纭,但就他重视档案利用与管理而言,很值得褒扬。

由于他爱好文学,在一生当中,除手不舍书,出口成章,登高必赋,诗意雄宏外,遍阅档案,博览群书,取众之长,编纂兵书利用档案,广结人心,壮大力量,夺取胜利捐弃前嫌,选贤任能,安排文人管理档案的事迹同时在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篇章,为后人留下了值得借鉴的经验。

一、利用档案编写兵书

曹操未当官之前,已经利用其父在朝廷担任要职大司农,后迁大鸿胪的便利条件,涉猎了许多档案、图书、资料,深为其中的内容所感染、经验所吸引。因此,当他做官后,就广泛求购或收集失散在民间、保存于官府的重要档案、图书、资料,以备随时利用。之后,在对收集上来的东汉以前各家兵法档案、书籍进行认真阅读的基础上,第一,摘其要点,编成了一个《兵法接要》第二,为我国古代著名的军事专著《孙子》分篇做了注解,写了序言,题名为《孙子略解》。这两部书完成后,他要求将领、谋士们人手一册,人人必读,用以武装头脑,指导实践。从而,为夺取各个战争的胜利以及魏王朝的建立莫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利用档案安定人心

东汉末年,袁绍雄踞北方今河北、山西、山东东部,地广势强,谋士如云,拥兵自重,居心叵测,人皆畏之而自建安元年196后,身为武平侯、司空、行车骑将军事的曹操,虽在政治上能以天子名义发号施令,但从军事实力、管辖地域等方面讲,远不如袁绍,在这种力量悬殊的形势下,以曹操为一方的朝廷不少文武官员因惧怕袁绍势力,或明里为朝廷办事,暗中却为袁效力或明里服从曹操号令,暗中却为袁通风报信等,以求平安。

建安四年199春,曹操与袁绍两大军事集团为了争夺中原地区的控制权,在官渡今河南中牟县东北展开了激战。战争持续了一年多时间,到200年,最终以曹军迫降刘备爱将关羽、斩袁军大将颜良、文丑,烧袁军粮车一万余辆,破敌十万之众的胜利和袁军大败逃回河北而结束。当袁军溃逃时,曹军缴获其慌忙中丢弃的大量档案。就在这些档案中,曹操发现不少朝廷要员、军队将领背叛自己、暗中勾结袁绍的证据。看到这些证据,大家异常气愤,纷纷要求从严治罪,而曹操却说:“那时袁绍势力大,我自己的地位都难保,何况部下呢?”于是下令将此类档案全部销毁。看到曹操的这一举措,那些过去曾出卖过曹操或与袁绍有私交的文武官员深为其宽宏大度所折服,既往不咎所感动。从内心深处消除了疑虑,衷心感谢曹操,纷纷表示愿随左右,效犬马之劳。以后,他们之中大多数为曹操进行的统一北方战争取得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做出了重要贡献。

三、不计前嫌,知人善任

“建安七子”中,除孔融外,王粲、徐干、陈琳、阮禹、应玚、刘祯等都曾为曹操管理过档案。特别是陈琳,因文章写得好,深为曹操器重。

陈琳原为袁绍幕僚,兼管公文起草和档案。袁绍讨伐曹操时,他曾替袁写了一篇讨曹的檄文,用“赘阉遗丑”多余的宦官遗留的丑恶子孙等污言秽语肆意辱骂曹操,并把曹操的祖父、父亲连带臭骂个狗血喷头。后来曹操打败袁绍,平定河北,陈琳落到曹操手里,曹问他:“你过去替袁绍写檄文,怎么骂我都行,可你为什么连我的祖父、父亲都不肯放过呢?”陈琳心想这回必死无疑,连忙跪地谢罪。不料,曹操不但没有怪罪,反而任命他做司空军库祭酒,并留在身边掌管文书、档案。以后,以曹操名义发表的许多重要文告,大多出自陈琳之手保管的这一时期的档案,多为曹操、陈琳、阮禹手笔。

陈琳有个特点,就是爱看书,爱翻阅档案,常常引经据典,摘录警句、佳句,写一些政论性文章,编一些指导性资料,供曹操利用。一次,他撰写了一篇文章请曹操过目。曹当时正患头痛病,卧床不起,可当他看到陈琳的文章后,却欣然而起日:“此愈我病。”魏书,陈琳传,并多厚赐。由此不难看出,曹操不仅重视档案管理,不计前嫌,知人善任,而且对档案人员极为信任和关爱。